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化传承>>传统音乐>>浏览文章

文化传承
  • 校区(园区)简介
  • 校区(园区)全貌
  • 资质认证
  • 师资介绍
  • 课程介绍
  • 传统音乐
    厦门莲花褒歌在传承中复苏
    浏览次数:595次 更新时间:2018-06-20

    “花开自然等人采,阿娘十八花当开。茶山遇着相意爱,阿兄来历说俺知。”

    “哥俺二十正青春,穿衣称重百二斤。日来做工夜半困,孤单一春过一春。”

    层山叠峦间,悠悠绿茶园,阿哥阿娘(闽南话为小伙子和姑娘)分站在茶山的两头,你来我往对唱山歌——这样的美丽画卷时常在厦门市同安莲花镇小坪村道地自然村的生态茶园出现。

    原生态的唱腔,加上浓厚的闽南乡音,据说这种原汁原味的闽南语山歌在小坪村已有600多年历史。它被专家称为“莲花山歌”,但在小坪村,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莲花褒歌”。“褒歌”本义为“摽歌”,意为男女互相嬉笑对唱,但很多年轻男女更愿意接受另一种解释——双方对唱就像煲粥一样,到了一定火候便鲜美可口,感情也就水到渠成。

    2007年开始,莲花褒歌(山歌)比赛每年元宵节都会在莲花小坪村举行,今年已是第七届。如今,褒歌比赛俨然成为当地的节日盛事,吸引着远近的人们前来参观。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丰富人民精神文化生活,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最先提议举办褒歌比赛的厦门市文广新局副局长李云丽说,从最初刚被发现时的濒临失传,到被列入福建省第二批非遗保护名录,再到如今的颇受欢迎,“莲花褒歌”这一传统文化终于在传承中逐步唱响,接下去就是要探索如何进一步弘扬“莲花褒歌”,“或许可以借鉴台湾澎湖二崁褒歌的做法,走产业化的道路。”

    深山天籁引发关注

    “正月算来桃花开,要唱山歌大家来。虽然小汉胆未壮,勇敢爬上赛歌台……”224日元宵节,4名小坪小学代表队的学生登台对唱褒歌,稚嫩的歌声清脆而又甜美,在生态茶园的重峦间飘荡。

    “第一次坐在茶园里,看着满山的茶树,听最原始的山歌,真的是一种十分惬意的享受!”从厦门岛内赶来观看褒歌赛的颜锦霞难掩兴奋。当天她特地请假,一大早就跟丈夫骑摩托车绕了数十公里山路赶到现场。她说,看着“情哥哥”和“情妹妹”在田间传唱情歌,内容诙谐风趣,再现了茶园里淳朴的爱情故事,真的不虚此行。

    2007年开始,每年越来越多的村民参与到褒歌比赛中来,参加比赛的已经达到数百人,会唱褒歌的群众也达到三四万人。今年比赛上,不仅是小坪村举村村民,泉州安溪、德化,漳州长泰、龙海以及厦门岛内外的数千名游客也都纷纷慕名前来观赛。用厦门市文广新局社文处处长黄天福的话说,现在一到元宵节,很多厦门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到同安看莲花褒歌。

    “褒歌比赛”是厦门市文广新局副局长李云丽最早提议的。20071月,在非遗普查过程中实地调研后,这一原汁原味的闽南语山歌让包括李云丽在内的专家大吃一惊,她当即建议将周边地区会唱山歌的人全部召集,在正月十五举办山歌对唱大赛,再现当年男女“煲歌”的热闹场面,“既弘扬传承传统文化,又活跃丰富春节期间山区农民的文化生活”。

    20078月,莲花褒歌被正式列入福建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现有省级传承人洪参议、洪国、高素珍等3人。目前,同安区已成立市级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区——莲花镇小坪村褒歌习俗保护示范区、市级莲花褒歌传习中心,以及区级莲花褒歌民俗基地。每年的元宵节,都是小坪山区最热闹的时候,去年连台湾的澎湖也派代表跨越海峡来此“PK”,今年更是首次迎来了泉州德化的代表队参赛。

    代代流传成就姻缘

    “太阳起来金又金,要吃好茶铁观音。人客有缘来斗阵,茶来罔泡罔谈心……”如果到厦门同安莲花镇小坪村道地自然村的林树枝阿姨家就会听到,这样的山歌就在阿姨奉茶的同时从她口中随意哼出来。

    据莲花褒歌传承人洪参议介绍,莲花褒歌从明代嘉靖年后就开始在同安莲花山区小坪及毗邻的安溪各村祖辈流传下来,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是山民在生产劳动中即兴创作而唱的短歌,具有浓郁的乡土生活气息。30多年前,村民们个个都是唱山歌的好手,特别是姑娘小伙的情歌对唱,“相隔至少1公里,但歌声却极具穿透力,听得清清楚楚”。

    同安莲花镇小坪村是一个群山间的山庄,周边都是茶山和梯田。以前每到采茶季节,满山茶园都飘出歌声。往往有人上山采茶,回来家人却发现篓子是空的,原来是一对起山歌就忘了手中的活儿,你一段我一段,可以从清晨唱到天黑,歌声没有华丽的演唱技巧,却抑扬顿挫、格律分明,与大自然的天音共鸣。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有不少男女青年就因对唱山歌而成就了美好姻缘。

    “情哥要去阿娘留,留下新婚用纸包,心情若好想要透,叫哥去后紧回头……”40多岁的村民张菜瓜依然清晰记得与丈夫结缘的那首山歌。她从7岁放牛时就开始唱山歌,长大后有一次干活累了便唱起了山歌,不料对面山头一个小伙子竟开始跟她对唱,两人越对越起劲,“连午饭都不大想回去吃了”。半年后,两人终成眷属,“那个年代,褒歌是山村青年男女的最佳红娘。”

    其实,褒歌不局限于男女之间的对唱。村民洪宏展说,以前只要在山上一遇到人,不管男女老少,歌就“飞”过去了,代表的是一种问候。撇开男女情爱的对唱,内容更加丰富,只要是所见之物都可以编成歌词,比如花的颜色、味道、形状都不在话下。在没有其他娱乐休闲活动的年代里,褒歌几乎成了村民们娱乐的唯一方式。

    沉寂多年“重见天日”

    曾几何时,褒歌也从山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渐渐走向了沉寂。

    村民们试图找出原因: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追求发展经济,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没人学褒歌了;各种流行歌曲当道,村民也觉得山歌怎么唱都比不上流行歌曲,再也不好意思开口了;到后来,人工采茶也渐被机器作业所代替,褒歌完全失去了“土壤”。

    山歌是沉寂了,但洪参议的心却不能平静,52岁的他是在山歌的熏陶中长大的,“山歌对村里人来说是很遥远的记忆了。”洪参议说,看着祖先留下的山歌几乎要绝迹,他忧心忡忡,“这是祖上留下的非常丰富的文化遗产,若在我们这一代人遗失掉,真是一种罪过啊!”

    18岁到46岁的人生美好时光,洪参议都在救褒歌,他挨家挨户搜集资料,整理出了4000余首褒歌歌词,并自掏腰包请几位还能唱山歌的阿娘阿哥进行培训,山对山地重现褒歌表演。

    2007年,洪参议的事迹打动并吸引了厦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人员到莲花山调研考察。久未开腔的山里姑娘唱了一句后不好意思地躲到了树后面,尽管如此,原生态的歌声仍然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在各方关注下,莲花褒歌终于在2007年元宵节再次响彻山头,村里人站满了山头,听到那魂牵梦绕的声音,很多村民眼里闪着晶莹泪花。

    新闻链接>>>

    褒歌或借台经验走向产业化

    莲花褒歌复出后,人们看到的都是四五十岁的老面孔,值得欣喜的是,本届比赛上出现了不少新苗子,其中参赛的4名小学生年纪最小的仅6岁。“让年轻人回流来传承褒歌,势必要让他们捧起这碗‘饭’,才有吸引力。”李云丽说,莲花褒歌的出路可以借鉴台湾经验走产业的道路。

    去年元宵节,台湾澎湖二崁村褒歌表演团曾到莲花小坪参赛,据介绍,澎湖湾的褒歌来自厦门、泉州,在当地流传了700多年,仍用厦门同安腔调歌唱。与小坪村的褒歌味道不同,澎湖的褒歌带有海洋气息,在二崁村可以说无处不有,墙上、特产包装袋上、纪念邮卡上随处可见,还出版书籍、CD、明信片,每张糖果的包装纸上都有一首褒歌歌词。此外,村里还有专门的褒歌馆、褒歌班,还用褒歌形式表演短剧供游客欣赏。通过形成产业化道路,褒歌得到了很好的继承和发扬。


    来源:福建日报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8002400号
    © Copyright 2013. www.ccpc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圣辉友联